纳斯达克“削藩”

  • 19
  • 最新句子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李强 北京报道

在纳斯达克决定降低科技巨头的指数权重后,7月10日,一路上涨的科技巨头们股价“集体翻车”。

近日,纳斯达克宣布“特别再平衡”(special rebalance)措施,将重新分配指数成分股的权重,以解决该指数“过度集中”的问题。而随着纳斯达克100指数变化,相关的投资基金也将不得不调整投资组合,并出售在该指数中权重下降的科技巨头股票。

纳斯达克100指数是一种市值加权指数,公司市值越高,在股指中权重也越大,因此相比于标普500等其他指数,纳斯达克100更加接近专门追踪美国大型科技企业的股指。问题也来源于此,由于科技巨头们在今年迎来大幅上涨,过于庞大的“巨头势力”让该指数的监管者不得不考虑削弱其影响力。

此次调整将基于截至7月3日的流通股名单进行,旨在“通过重新分配权重来解决指数持仓过度集中的问题”,具体调整方案将于7月14日宣布,并于7月21日收盘后进行,在7月24日开市前生效。

涨太多的“烦恼”

今年以来,ChatGPT所掀起的AI热潮不需要额外赘述,在行业公认的新一轮科技革命浪潮开始之后,大量企业团队纷纷下海参与竞逐。

但由于初期的AIGC(生成式AI)仍然在寻找落地机会,大量的AI项目尚未能构建起完整的商业闭环,二级市场的红利被科技巨头们先一步享受到。

“在新的技术浪潮里,虽然中小企业非常有机会抓住机遇迅速成长为独角兽,但从技术成长周期来看,第一波受益的一定是大公司,因为对于高风险高回报的中小企业,技术早期很难看清到底谁有机会,而像微软这样的巨头,尽管可能不是最大的受益者,但只要抢到也基本不会有太大的风险。”美联储前高级经济学家、上海交通大学上海高级金融学院实践教授胡捷此前也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分析表示。

反映到数据上,截至7月10日,英伟达股价年内飙升了189%,Meta大涨144%,特斯拉上涨119%,Alphabet、微软、亚马逊和苹果的股价涨幅则在32%~51%之间。

相比之下,截至7月10日,纳斯达克100指数年内累计上涨38%,标准普尔500指数更是只上涨了15%,可以说,在宏观仍然维持高位紧缩的上半年,微软、英伟达等科技巨头几乎贡献了整个美股市场的所有涨幅,这也引发了华尔街对这轮头重手轻的市场牛市能否持续下去的激烈辩论。

此前,看空势力中的摩根士丹利首席美国股票策略师Mike Wilson就曾警告称,少数巨型股“的胜利正在掩盖市场上更广泛的痛苦:重大的重新定价已经发生……由低质量、周期性和小盘股主导。”

值得注意的是,纳指通常在每年12月对成分股进行重新筛选,确保其依旧为纳斯达克交易所市值排名前100的非金融公司,另外每个季度也都有额外机会调整,如果确定有必要保持指数的完整性,纳斯达克交易所也可以随时进行特别的再平衡。

而自成立以来,纳指也只进行过两次特殊调权,分别是1998年12月和2011年5月。根据再平衡规则,如果权重在4.5%及以上的大公司,其综合权重超过了48%,纳斯达克就将对指数进行调权,直至其在指数中的总权重不超过40%。

而截至7月7日,上述七家公司已经占据纳斯达克100指数55%的权重,且仅Meta一家的权重为大公司标准以下的4.3%,其余六家的综合权重超过50%,达到“特别再平衡”的条件。

短期集体下跌

纳斯达克100指数的变化也将导致跟踪该指数的投资基金调整其投资组合,并出售在该指数中权重被降低的公司的股票。

纳斯达克公司副总裁兼指数产品和运营全球主管Cameron Lilja表示,此次再平衡旨在帮助那些与纳斯达克100指数挂钩或以纳斯达克100指数为基准的基金经理,遵守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的一项投资分散化规则,该规则要求将所持有的最大持仓股票(比例在5%以上)的总权重限制在50%以内。“从我们的角度来看,降低指数集中度的动机纯粹是出于监管的角度。”

受“特别再平衡”影响,7月10日,除Meta“幸免于难”,其余六家公司均出现下跌,其中,Alphabet和亚马逊的跌幅超过2%,苹果、微软和特斯拉的跌幅则超过1%。

华尔街投资机构Oppenheimer & Co的机构股票衍生品主管Alon Rosin表示,在再平衡政策宣布后的交易日,大型科技股表现不佳。“它们都受到了相对的打击,因为我们在其他地方看到了资金的流动。”

不过,也有业内人士指出,虽然在再平衡后,Invesco QQQ Trust等重磅的指数跟踪型ETF也需要相应地调整持仓比例,但此次再平衡策略本身不太可能对纳斯达克100指数未来的表现产生深刻影响,苹果、微软和亚马逊等科技巨头仍将在该指数中占据绝对的主导地位。

“被调整权重并不改变这些公司的基本面,科技巨头仍然是这波AI浪潮中优势最大的受益群体,即使我们看定期调整中那些被加进来,或者被踢出去的成分股,它们的长期走势也与纳指调整无关,只是短期内受交易量和流动性影响会发生波动,但这不能决定他们的长期投资价值,最终也都会回归到围绕基本面以及宏观市场环境的估值水平。”一位业内投资人士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分析表示。